黑历史囤积处///

夏日之空

*《反逆的鲁鲁修》鲁鲁修×朱雀


『尘世间,唯有你是一只最自由的飞鸟,翱翔在永恒的,夏日的天空下。』

 

 

这年夏,蝉声萦绕耳畔,风铃清脆摇响,院子里有人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,持扫把的人轻轻扫去院里的尘埃,行云流浪在这夏日的天空。

 

「我的心是旷野的野鸟,在你双眼中找到了天空。

它们是清晓的摇篮,它们是星辰的王国。」

 

脑海里浮现出黑发的男孩捧读诗集的样子,他读的很专注,尽量把语气放得柔和些,因为他的妹妹正伏在他膝头熟睡。

 

「我的诗歌在它们的深处消失。」

 

枕在他肩上的人是我,碧色的眼睛在文字和他的侧脸之间游离,我对那些漂亮的花体字是不感兴趣的,嗯,因为那时的我看不懂那些不列颠尼亚的文字。

 

我在悄悄注视着我俊俏的朋友。侧脸的线条很优美,有着跟我截然相反的白皙皮肤,紫色的眼眸总带着忧伤的色彩,低垂的睫毛像蝴蝶扑扇的翅膀。

 

而我心中的辗转飞舞的蝴蝶啊,也在这个宁静的午后,轻轻地栖落了。

 

鲁鲁修,有人说,最美的相遇,是从背影开始的。

 

但你的侧脸,确是我与你最开始的相遇。

 

我回忆你的时候,最先出现的也是你的侧脸。大概是因为我总与你并肩的缘故,每每回忆起来的都是你的侧影。

 

一起挤在秘密基地里的时候,在神社仓库的时候,在阿修佛德上课的时候,在我们为达成同一个理想携手的时候。

 

随之,你朝我侧过头,温柔地笑着,轻轻地说着什么,目光又望向远方,我顺着你的目光望去,看见了一片蔚蓝的,夏日的天空。

 

 

那些争锋相对的日子已经被我所淡忘,讽刺的是,时间让我们不得不饶恕彼此的罪恶。

 

但是为什么,当你最后用眼神将心中的温暖传递给我的时候,我却将这用心铭记,就如铭记你的诗句,铭记那年夏天的味道。

 

连同你浅浅的笑容,如同微雨零星的太阳,我也把它一并铭记在心底。

 

「只让我在这天空中高飞,翱翔在静寂的无限空间里。

只让我冲破它的云层,在它的阳光中展翅吧。」

 

在鲁鲁修温尔的诗句中,我闻到了夏天的味道,也感受到了生的气息。

 

从那时开始的「活下去」吗?

 

那应该是让幼时的我,倚在你肩头快要睡去,思维混沌却又要强睁着双眼的力量吧。

 

「结束了。」鲁鲁修小心翼翼地合上书,看着快要跌入梦乡的我,又好气又好笑,「你也晚安。」

 

然后我梦中的那双紫色的眸子慢慢的凑过来,占据了我整个视野。

 

嘴唇上落下微凉,但很柔软的触感。

 

室内若有若无的花香似乎一下子浓郁了起来,阿勃勒的香气被阳光晒暖,氤氲地上下浮动,如满树金黄的花色一般艳丽。

 

 

鲁鲁修,或许,只是或许,让我在那一切都尚未开始的时候,为了救你而死去,那样的结局会不会比现在更好?

 

就如一片微小的落叶坠落在泥土上,在天地间倾听飞鸟的歌唱,仰望着飞鸟和它那夏日的天空。

 

『你知道我是多么渴求死亡的救赎。像鱼渴求着水,像鸟渴求着天空。

 

而你却使出浑身解数让我活下去。

 

为什么啊,我的朋友。

 

失去了你孤零零的活下来的我,到底有什么意义?

 

我成了一个符号,一个自身形成的意义。

 

我成了戴着面具苟活在世上的符号。

 

我成了每天每天想念你的符号。

 

我成了再也不会哭也不会笑的符号。

 

我只是一个符号, 每天做着你会做或不会做的事。

但我却觉得好温暖,像跟你合为了一体,你穿过的衣服包裹着我,你戴过的面具套在我头上令我快要窒息。

 

因为这是你赐予我的,漫长到永恒的惩罚。是吧,鲁鲁修?』

 

 

『朱雀,要你活下去,不是为了让你赎罪,而是我想告诉你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和未来。

 

就会有那光明的前程——我用生命换取的和平世界,只想留给你和娜娜莉。

 

只要你活着就好,其它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 

只要你活着就好……

 

只是这些无法传达的话将随着我的身体消逝在风中。

 

我爱你。』

 

 

蝉声了了趣三年,今尘落落浮几生。

 

时光流逝,沧海桑田,岁月笔直的前行,正如你坚定的眼神。

 

今年的夏天也是一样,持扫把的人轻轻扫去院里的尘埃,蝉声陪伴着行云流浪。

 

而你却永远去了那夏日的天空了。

 

我想你应该感到庆幸,尘世间,唯有你是一只最自由的飞鸟,翱翔在永恒的,夏日的天空下。

 

而我们这些凡世之人,只能望着你高飞后的轨迹,甘做一片落叶化作春泥。

 

 

END

评论
热度 ( 24 )

© Iris | Powered by LOFTER